当前位置:首页>>黄黄要闻>>

七十天的坚守 只为春暖花开

发布人:办公室     作者:办公室 麻武总支      时间:2020-03-18 08:57      浏览次数:492次

今年春节,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许多人的生活按下“暂停键”,但对于高速公路人来说,却意味一个更繁忙战场的开启。作为高速公路养护人员,已在前期ETC改造和省界撤站任务中连续值守近20天的麻武高速养护站副站长梁木森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继续留下,决心为战疫胜利守护湖北东大门,这一坚守就是七十天。

 

迎战风雪他是铁血男儿

降雪是影响高速公路安全畅通的大敌。疫情期间麻武高速多次降雪,鄂皖省界20公里路段桥隧多、弯道多、纵坡大,而且地势高气候严寒,除雪工作稍有迟滞就会造成路面积雪结冰影响通行。

为了保证路面安全畅通,为应急防疫物资和人员运输开辟一条畅通无阻的生命通道,梁木森以雪为令,那里桥梁结冰、那里坡道打滑、哪里力量紧缺,那里就是他战斗的阵地。

由于疫情影响,大部分养护工人在家待命无法到岗,养护除雪力量不足。梁木森不等不靠自力更生,配合路段党总支制定方案、调度人员,组织有限的力量加班加点。在他的带动下,一座座桥梁摆放警示标牌,一处处山口巡回路面撒盐,一处处料场飘扬着突击队的红旗,一辆辆“冰雪战车”勇往直前,101公里麻武高速一派战天斗地、热火朝天的忙碌场景。

白雪皑皑的夜深时刻,周边的城镇乡村是那样的静谧安详,轮班的同志也已经下去休息了,梁木森还坚守在无遮无掩、北风呼啸的路上,调动铲车和综合除雪车、安排除雪人员和物料。有的路段雪情严重,刻不容缓,急性子的梁木森就爬上堆满融雪剂的斗车,操起铁锹撒布融雪剂,一干就是几个小时,汗湿的身上冒着热气,他笑称自己还是个小伙子火气旺得很。

由于防疫期间车流减少,无法碾压除冰降低了融雪剂撒布效果,梁木森与养护站、路政、高警大队的战友们一起想办法,很快就创新出“除雪车开道、洒布车跟进、多趟密集巩固”的战法,完成了鄂皖省界双向40公里低温区道路的除雪融冰工作,共撒布融雪剂200余吨,经过他的手撒出的融雪剂就有30余吨, 确保了沪蓉国道湖北鄂东段防疫绿色通道畅通无阻。


不容辞他是护路达人

疫情期间虽然人手少,但梁木森没有放松对道路养护的要求和标准,每天都会自己驾驶养护作业车在101公里的麻武高速上巡查,发现路面病害、路面障碍物等隐患及时排除,一个人包揽了驾驶员、施工员、技术员、保洁员的活。每天披着晨晖上路,顶着星月回营,忙的时候,中午就在养护车上两个面包一瓶水将就一餐。

“自己多尽一分力,高速公路就多一分安全,通行高速公路的车辆就多一分保障”。梁木森始终坚持自己的工作信念。大年初七凌晨3点,梁木森在例行养护巡查时,意外在麻武高速上拾到一个巨大的塑料桶,路过的车辆纷纷避让险象环生。当得知该桶是增援武汉雷神山医院的医用加药桶后,梁木森立即协商高警黄陂大队开道,用养护车辆运送加药桶至武汉。几经周折后,这个珍贵的加药桶终于送到了雷神山医院,在拯救生命的前线发挥它应有的作用。70天来,梁木森组织清理树木倒伏、大的路面遗弃物等路障20多处,源头发现和参与救援车辆起火、车辆追尾等事故10余起,是不择不扣的安全警戒哨。

作为一名养护人,路是梁木森的精神寄托。梁木森每天忙得脚不点地,但看到黑的路、白的线、绿的景,一辆辆披挂鲜艳横幅的防疫物资运输车辆呼啸而过,洪亮的汽笛回荡天地间,高速公路是那样的壮美。梁木森觉得心里踏实。70天来,他亲手修补道路坑槽50余处,脸被滚热的沥青烟气熏得漆黑,梁木森说这是养护人的“职业妆”,自己应该带头。

进入3月农忙时节,一些高速公路周边村子里的村民打起了高速公路隔离设施的注意,或截取刺丝网圈鸡种菜,或损坏刺丝网穿行高速公路两边,给高速公路“离鄂离汉”通道管理造成很大难度。为了保证高速公路的封闭性,梁木森再次发挥多面手的作用,带领养护人员马不停蹄的内修破损,外强宣传。先后在麻武高速修复隔离网308处,累计修复面积达3489米,增补隔离网立柱306根,联合路政、高警大队和地方党委政府对盗损高速公路隔离设施情况严重的14个村进行法规宣传。

只要有空,梁木森每次都会精心备课参加宣传活动,他用生动的视频、真实的事例深入浅出循循善诱,引导群众们知法懂法守法。一些村民在接受法治教育后,对高速公路服务老区、服务国家的作用和自己的责任义务有了正确的认识,思想上很快转弯,主动当起了高速公路的志愿护路人。

70天坚守高路战疫不息,作为家中的独子,梁木森70多岁的父母、妻子和未成年的儿子都生活在武汉,母亲有慢性病每天不能断药,梁木森都无法照顾。梁木森每天最放松的时光,就是与家人视频的时刻。在视频里,他关心年迈的父亲、开导生病的母亲、宽慰疲惫的妻子、叮嘱调皮的儿子,这一刻,他是孝顺的儿子、坚毅的丈夫、伟岸的父亲。

每次视频,往往会被突然接入的工作电话或应急工作群里不断闪动的信息打断,面对家人眷恋不舍的目光,他愧疚地说,等战疫最后胜利,我一定带全家去看春暖花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