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黄黄要闻>>

【春运一线】高路夫妻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

发布人:admin      时间:2017-02-10 00:00      浏览次数:1674次

 
在鄂东高速公路上,有这样一个群体,他(她)们是工作上的战友,又是生活中的伴侣,他(她)们在这里相识、相知、相爱,组成一个个小家。万家灯火,阖家团圆的时刻,他(她)们却选择默默坚守,奋战春运。闲暇之余,他(她)们会互相打个电话,没有太多时间煲电话粥,那就简单问候吧,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!
 
高路人的爱  满满的信任和包容
万里,是界子墩所的负责人,她的妻子曾洁是花桥所的一名监控员,夫妻俩在黄黄这个大家庭已经20个年头了。每个节假日、每年春节,万里都在所里值班,今年也不例外。
大年初六,妻子曾洁在参加保畅时因劳累过度晕倒,万里心里牵挂着妻子,但在春运最繁忙的时刻,他作为现场负责人,是绝对不能掉链子的。强忍住心头的焦虑,万里给岳父岳母打电话,请岳父岳母帮忙照看。事后,万里不无愧疚的说:“妻子是明事理的人,这么多年的老夫老妻了,就是靠着相互体谅,相互扶持走了这么远,忙完这一阵再陪她去检查身体,她能理解。”
平日夫妻俩都在路上工作,很少照看女儿萌萌,平日里都是孩子的爷爷奶奶照顾。谈到女儿,平时十分刚强的万里十分心酸,“女儿从小很少让大人操心,因为我们俩的工作性质,没办法照顾到家庭,也让萌萌形成了比较独立的性格,连续当了很多年的班长,也获得过很多比赛的奖项,这点让我们心里既是欣慰,又有很多歉疚!”
 
 
 
367公里的距离 有我们共同的思念
陶冶是界子墩所的机动员,她的丈夫魏龙是黄梅南所的收费班长,两个人都在省际站所,车流多,保畅压力大。春运来临,陶冶被编入收费班组参加保畅,魏龙也根据所里安排投入到了保畅工作中。春运刚刚开始,他们不满两岁的儿子小羊羔突然生病,奶奶在家打电话说孩子一直哭着要妈妈。一边是工作,一边是年幼的儿子,两人又都是保畅队伍中的一员,这让夫妻俩的心揪了起来。最终,两个人选择了坚守岗位,陶冶说:“一个萝卜一个坑,我不能因为家里的事情拖大家的后腿啊,魏龙是班长,更要以身作则。”
提起他们的儿子小羊羔,陶冶满脸的愧疚:“我和魏龙错过了小羊羔的很多第一次,第一次喊爸爸、妈妈我们不在他身边,第一次会走路我们也在单位里,第一次....!”
说到这里,乐观阳光的陶冶脸上浮现了笑容,“从界子墩所到老家仙桃有367公里的距离,367公里外的那头,有我们夫妻共同的思念,爱,就是要目标一致”。
 
 
 
 
近在咫尺  却不能陪伴你
 严耀和桂婵都是界子墩所的老员工,丈夫严耀九八年黄黄高速公路开通就在界子墩所,是所里的一名厨师,妻子桂婵零八年来到黄黄,是收费班的一名稽查员。他们的儿子洋洋如今已经5岁了,聪明可爱。
年前,夫妻俩将儿子洋洋接到所里,本想弥补一下心头的亏欠,但没想到返乡的车流量一波高过一波,处机关、其他路段纷纷抽调人员来所里援助,在食堂吃饭的人数大大增加。严耀作为厨师长,每天要操持100多人的饮食,整天忙得连轴转。妻子桂婵也是白天忙稽查、晚上忙顶班,结果夫妻两人一个也陪不了孩子。 实在没辙,严耀说:“春运实在太忙,洋洋在这里估计饭都吃不上,还是送回外婆家吧!”最终,桂婵只好打电话给妈妈,来接小家伙去外婆那里。
夫妻俩都是勤劳肯干的人,八年前夫妻俩在黄梅买了房,有了自己的小家,可是这么多年,没有一个春节他们是在家里度过,更有时家里的春联都没时间张贴。夫妻俩每个月都错开休息,以尽可能多陪陪儿子。所以每次出去玩儿,要么是爸爸和洋洋,要么是妈妈和洋洋。近在咫尺,他们却不能经常共同陪伴孩子。
鄂东高速公路上,像这样的夫妻档还有很多,他(她)们以路为家,心在路上,路在心上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无怨无悔。因为高速路,他(她)们收获了爱,因为他(她)们的爱,高速公路变得更加灵动,更加靓丽。
 
 

(作者:吴辉 曲幸幸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