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>>职工天地>>

【武穴所】我的奶奶

发布人:办公室     作者:郑妮雪      时间:2020-07-29 09:38      浏览次数:68次

从我出生的那一年,奶奶退休下来照顾我一直到我上学前班,我从一个年幼无知的任性孩童,到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支撑起自己的人生,而奶奶脸上的皱纹和手上的老年斑也越来越斑驳,渐渐地生病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尤记得奶奶常说,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曾请过一个保姆照料我,接我放学时那保姆曾不小心抱着我从楼梯上摔下,还将我压在身下。奶奶当时就不顾形象气急败坏地骂了起来,并且记了这么多年。每次看到奶奶讲起这件事,我都嘿嘿傻笑。那是奶奶心疼我的证明呀。

十几年前,任性爱玩的我,呆在老家时,仗着父母不在而奶奶又宠爱我,到处去玩,每次到夕阳西下,家门口就会响起奶奶的呼喊声:“小雪!回来吃饭啊!”我只能放下手中的家家酒,依依不舍地同小伙伴们道别。如果那个时候的我知道以后奶奶会老去离开人世,会不会多花些时间陪着这个可爱的老人呢?

因为奶奶生下三个儿子,我爸爸排老小,而二伯又是第一个诞下孙女的,所以爷爷就非常偏爱堂姐。但凡是和堂姐出现争执,爷爷都会偏袒姐姐。记得有一次在饭桌上我说了什么话,爷爷生气地把我拉到了窗帘紧闭的小黑屋,我吓得直哭,只听到奶奶在外面跟爷爷大吵一架,跑来把门打开,把惊吓的我一把搂了出来。我就像得到了免死金牌一般,挂着泪珠,拼命地抱着奶奶。

奶奶的手艺很好。这么多年我妈妈学的腌菜我都吃不惯,唯独爱吃奶奶腌制的刀豆和酸豆角。小学和初中不需要补课的盛夏,我坐在老家客厅的竹床边,吃着奶奶炒的青椒肉丝、小米椒煎豆腐和各种时令蔬菜,陪奶奶看每天六点四十五的湖北天气预报。奶奶会故意把电饭煲的饭焖得糊一点,因为她知道我喜欢吃锅巴,爷爷把翻起来的锅巴用干净的手捏成饭团,拿到它我仿佛拥有了全世界。

每一年过年之前,奶奶都会提前把牛羊肉准备好,腌制后吊起来风干做年货。最初每年都可以听到门口台阶上爷爷用菜刀剁肉的声音。小学四年级以后,再也听不到了,爷爷离开了人世。后来奶奶也没有力气,常常要换手、休息。再后来,就是大伯来干这件事。

说到大伯,他是奶奶的三个儿子当中遗传奶奶讲究习惯最彻底的一个人,最见不得家中有不卫生不干净的情况出现。奶奶就是这么一个人,几乎记忆中很少见到她不忙、停下来的时候。她总能找出很多事情去做,洗衣服,扫地,擦桌子,拖地,掸灰。加上家里上下三层楼,她根本就闲不下来。

奶奶一辈子省吃俭用拉扯大了三个儿子,但从来不在我们孙儿女身上抠门。家里有许多玩具,玻璃弹珠,洋娃娃,办家家酒的小厨房,赛车,甚至还有一个小黑板。小时候一条街上的小伙伴都喜欢到我家来玩,因为我们家的玩具最多最丰富。奶奶心肠也好,就让我们在楼顶玩个痛快。到最后,楼梯上,台阶上,楼顶上,都成了我们的领地。奶奶也不厌其烦地督促我或者帮我收拾。小时候没有什么好的零食和那么多花样百出的饮料,可我家总有成箱的小浣熊和健力宝,我收集了许多跳跳虎的小牌牌,打了许多个香橙味儿的满足的嗝儿。在那个吃根1毛钱老冰棍儿就能在小伙伴儿们面前挺起腰杆子的年代,奶奶用她不多的退休金满足了我年幼时所有金碧辉煌的梦。

她十分好面子,从不肯欠人人情,绝不伸手向人要或是借东西,若是得了人的人情,来日一定加倍奉还。我爸爸和我都继承了这一点,从小就被教育不要占人便宜,有什么事情都宁可自己解决。

记不清是初几或高几,奶奶在我家小住时,曾同她一起看电视。她揉了揉眼睛,眼睛皱成了一团,当时我惊讶地半天说不出话,因为模样上的改变太大了。那时我几近吓哭,问了好多遍你是不是我奶奶,怎么一点也不像。奶奶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我。回想起来那是我第一次肉眼上明显感觉到奶奶的老去。

实际上奶奶早就在岁月里悄悄老去了不少。从梯子上取晾晒衣服时摔断了手,偶尔听不清我们说的话,经常看着电视就可以听到她的呼声,打麻将输得越来越多,手伤不断复发手指发麻,每一年冬天的感冒春天的支气管炎,都昭示着她不仅容颜上在变化,连身体都在日益变差。

可悲的是上了大学,我给她的电话却越来越少,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每天忙着社团,兼职,恋爱,课余生活。出社会后,忙着工作,挣钱,照料自己的生活。而每次邀请奶奶到家里小住,她都有各种理由。谁家的喜事要赶礼啦,老家的房子要装修啦,家里水管破了啦,她就是想在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多待会儿。其实我们也是怕她孤独没人照顾,可是她离了老家,除了我们连个认识的可以说说话的人都没有,我们又心软了。毕竟在这里,她出门走在街上,有可以打招呼的街坊邻里,有可以拉拉家常的同事好友。

奶奶已经去世六年了,如果还能够回到她在世的时候,我一定像歌里唱的那样,常回家看看,不让她感到孤独。